一瓢江雨

【澄宁】520互动
L1鬼将军:江宗主今晚还有宴嘴却吃紫了,早知道就不给他洗桑葚了……怎么办,在线等,真的很急。

L2夷陵撩祖:对个嘴~
L3敛芳尊:夷陵老祖是想让宴会推迟到明天?
L4含光君:……
L5泽芜君:忘机说,这种事情自己百度。
L6鬼将军:对不起,打扰了。
L7三毒圣手:@鬼将军,这一会功夫全知道我嘴紫了,你看着办。
L8鬼将军:……嗯。
L9夷陵撩祖:我的鬼将军别怕,我刚看到师妹笑得跟朵花似的的。
L10三毒圣手:魏无羡,你完了!






(ps.明天改改图……)

葡萄入酒——冬至微博百签贺文
p1,2萌图求过审(宁宁生前的图)
p3.4.5.6.7.8正文(非清水慎入)
(最近忙,又卡文……然后总觉得自己写的不对,以至于一直没能更文,十分抱歉)
但愿这次能看清吧~

《在下名叫温琼林》
——《在下名叫蓝忘机》
翻填,侵删




在穷奇道 在监察寮
例无虚发 刚被夸 转身就跑
温柔厚道 容易害臊
结结巴巴 被嘲笑 也不哭闹
言语寥寥 他会帮忙清道
公子你开心就好
原本他是 温氏琼林 暖心棉袄
最后终是 血染白衣 卧穷奇道
小小天使总归折翼命运难料
你要问 是谁 他名字叫温琼林
鬼将军夜猎 只敢小心瞧
江宗主他 若遇到 少不了被调教
“让你远离金凌你偏偏就不听,
真是伤透脑筋!滚去给我藏土里!”
哦哦 还不快去藏!土!里!
——抱歉。

乱葬旧迹 灰骨凄凄
十三年祭 不经意 寻得故人一
他字思追 小名阿苑
是苑是愿 其实我 也不愿分清
都很好听 我只求他安宁
忽闻陈情 真高兴
就我一个 下去下来 并不分明
就我一个 被打被踹 不能嘤嘤
你若问起我是谁我就告诉你
对不起 哦哦 请别叫我鬼将军
阿苑去夜猎 依旧难放心
江宗主他 又生气 我错了对不起
金凌这个侄媳好像他舅脾气
阴晴不定 哦哦 阿苑你要多注意
哦哦 照顾好他的情绪
看着公子 含光君 很幸福甜蜜
看着阿苑 金宗主 也很有出息
后背发凉江宗主他又在这里
真对不起阿苑 回去又要抄家训
就我一个 胸口漏风 不要好看
就我一个 被辣眼睛 下水推船
凶尸就是凶尸叫起来超级凶
委屈就委屈 你打我我不生气
莲藕排骨汤我看就行
就我一个 被欺负 没办法嘤嘤
你若问起我是谁我就告诉你
对不起 哦哦 请别叫我鬼将军
哦哦 在下名叫温琼林
我温宁要有!骨!气!

(两篇肉文正在生产中)

从今天起,三个月内,我的头像和空间会换成彩虹旗,大家也应该知道是为什么。没有任何人有权利以一个公众人物的身份去攻击一个群体!你可以不接受他们的爱情,但是你有义务维护每一个公民生活和自由选择的权利!

昨天的官图。
手欠,添对眼睛,抹了点白。
(>^ω^<)

【沧海怨月明】第十七章


疏影横斜水清浅。

梅花开得正好,江澄难得得了空,便来看看温宁,顺手折了柳枝,随意地划弄着水面,引得一小片浮萍浮浮沉沉。

微漾的水波一圈圈荡开,将来人的消息传到正打瞌睡的温宁的耳畔。

“江宗主!”
哗啦一声。
温宁顶着一脑袋浮萍从水底下冒出头来,尾巴一动,又糊了江澄一脸。

“……”
习惯了,习惯了……我习惯了!江澄糊了一把脸,抄着柳枝不痛不痒地戳了戳温宁的鼻子权当是打击报复。

被戳着鼻子自然难受,温宁不住得下沉,柔软的柳枝便从鼻尖一路向上,顺着温宁的鼻梁,停在了额头。
江澄腕上用力,在温宁头顶敲了一下,嘴上也教训着。
“他们说你黄尾巴了,还不给我看看。”

温宁被敲了这一下,还有些蒙,按着头顶的柳枝琢磨了好一阵,才转过身去,头朝下,把尾巴直愣愣地竖在水面上。
江澄伸手一捞,把温宁拽到眼前来,扯着尾尖捻着细看了半晌,眉头皱了皱——虽然没那么明显,但是温宁的尾巴的确黄了。

“你最近是吃不饱吗?”还是哭多了,伤着了?
当然后面那句江澄是不会随便说出来的,取而代之的是一贯地“横眉冷对”。

“咕噜咕噜……”

哦,头在水底下。

“……”江澄阴着脸松了手。

“吃饱了。”温宁游回江澄脚边,趴在岸上,仰起脸来看江澄,一向澄澈的眸子里映上了江澄的倒影。

此时春光正好,一层薄水伏在温宁人鱼特有的肌肤上将阳光散得似纱,一个晃神,竟仿佛流动了起来。

江澄杵了一阵,回了神,不由得嗤笑了一声,俯下身去捏着温宁的下巴看——至于方才那一瞬间的失神,就都怪这个多情的季节好了。

“蠢鱼,你有没有感觉自己哪里不对劲?”拇指用力,捏得温宁嘟起了嘴。

“没,没啊。” 温宁嘟着嘴,被江澄摇着直晃脑袋。

“没有?”虽是上扬的语调,江澄语气里却透着股强势,逼得温宁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江……江宗主……你生气了?”温宁小心地蜷着尾巴口齿不清地问。
生气?江澄差点笑出来,松了手。

心里是有点怪怪的。

年轻的宗主打量着眼前半大的人鱼,看着温宁已经出落得几分清秀的脸,心里……有种酸溜溜的感觉。

这喜忧参半的神情到底还是揪到了小人鱼敏感的神经。

“江宗主……温宁有,有……想要……”温宁嘟嘟囔囔半天也说不出来心里一急嘴上更笨,干脆闭了嘴鼓着腮帮子,涨红了一张小脸。

“你想要什么?”江澄挑眉。

“不,不是。”温宁使劲地摇头。
江澄看不下去了,伸手按住温宁的脑袋,“好好说话,不是自己想要就是有什么要送给我?”

江澄说到这里,手下又加了几分力气——
他江澄除了家庭不似旧时美满还差什么么?

“温宁……现在就,就去给江宗主取。”温宁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被江澄敲脑袋也是,捏下巴也是,揉脸也是……一股奇怪的感觉酥酥麻麻地老是往尾尖跑,这一会,温宁险些要叫出声来。

或许是一直觉得温宁傻,眼下温宁认真的模样在江澄眼里也是透着一股子傻劲……有那么点……怎么会觉得人鱼可爱。
江澄脑子里天马行空,手一松,温宁便蹭地窜出去,也不知道在水底捣鼓着什么。

“江,江宗主!”温宁再一次冒出头来,手里的东西还没亮就挨了江澄一下子。
“傻了吗?结巴什么?”江澄又蹲下,摊开手,摆明了是要温宁献宝的意思。

蓦地,手上覆了个什么丝滑的物什,仔细一看竟是一小块料子的角,似乎明白这是什么了,江澄抬手,扯出来的却不是他所想象的整匹绡,倒不是说不是绡,只不过不是一整匹——温宁已经给江澄裁出来了。

江澄敛眉思索了一阵,突然起身,开始脱衣。

“江……江宗主?”以前不是没见过江澄泡温泉,但不知怎的,今天温宁忽然就害臊得不行,就连心跳也突突的。
“怎么?”早就听闻鲛绡的美名,江澄今天非要试一下这不穿衣服的人鱼能做出多好的料子来。

柔和的绡贴身而上,江澄跳进水里,发觉这料子果然不湿,不由得点了点头,再一低头正瞧见温宁朝自己笑,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将发丝别在耳后,露出了漂亮精致的脖子。

“呃……怎么了,江宗主?不合身?”温宁见江澄看过来也有些紧张。


——这才是女人啊。

江澄心里琢磨了一下又觉得可笑,只是淡淡开口,“你手艺不错。”
简单的一句夸奖有如石子一般,叮咚地一声,让温宁脸又红透了一次,只听着水哗啦地响了一声,温宁便不见了踪影。

水里头,温宁咕噜咕噜吐着泡泡,用指尖戳了戳眼前小鱼的嘴巴——“我跟你讲,江宗主可是个大好人呦……”

小鱼摆了摆尾巴游走了,留着温宁一尾人鱼兀自在水底害羞地蜷成火红的一团。
@得不偿失 

PS.肉肉正在码,大家可以点play~



【宣群】
这就是我们的澄宁群啦~

有太太在,可以点梗催更哦~(>^ω^<)

欢迎加入莲花污里一只宁,群聊号码:112973379

p1.2.澄宁的某个……算是情侣图?😂
p3.4.5.6.上课不好好听课瞎画画系列的……养个蛋宁?


澄宁肉正在码,肉量说不定比较足?口味略平淡的宝贝们果咩……下一篇肉可能更重口~(。ì _ í。)

【通知】关于这次承诺的两篇肉肉~

主题分别为浴室仗剑(SM)和触角

所以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是黄暴一点还是细腻一点好呢?
(>^ω^<)

【请假】又……又请假

果咩啊,各位,又是请一个一个周,老是请假我自己也觉得很过分呐!

为了补偿大家……预告一下,我会加更两篇肉,希望大家喜欢。

求原谅……QAQ